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新闻月刊!

010-52897789

客服工作日 9:00~20:30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中国新闻时政网 >>艺术世界 艺术世界

你知道吗? 五十六年前这些大家们就玩转了奇葩说

浏览: 编辑:中国新闻时政网 时间:2021/5/28 10:37:26
导读:来源:收藏杂志东晋永和九年(353年) 三月初三,时任会稽内史的王羲之邀请谢安、孙绰等41位文人雅士聚于山阴兰亭,曲水流觞,饮酒作诗,当日所作37首诗被汇编成集,王羲之酒意正浓,随即提笔作序,写就冠绝 …
来源:收藏杂志
东晋永和九年(353年) 三月初三,时任会稽内史的王羲之邀请谢安、孙绰等41位文人雅士聚于山阴兰亭,曲水流觞,饮酒作诗,当日所作37首诗被汇编成集,王羲之酒意正浓,随即提笔作序,写就冠绝千古的《兰亭序》,被称为“天下第一行书”。
▌《神龙本兰亭序》本   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然历史上《兰亭序》原墨迹已失,墨迹摹本以唐朝冯承素摹写《神龙本兰亭序》(见图1)最能体现原貌;石刻本以唐朝欧阳询临摹上石的《定武兰亭》为最佳(见图2)。
▌宋拓《定武兰亭》吴炳本   日本国立博物馆藏
1965年5月,郭沫若在《文物》杂志上发表《从王谢墓志出土论〈兰亭序〉的真伪》一文,指出《兰亭序》文章和墨迹并非真迹。
在毛泽东“笔墨官司,有比无好”的指示下,以郭沫若先生(1892年~1978年)和高二适先生(1903~1977年) 为主的两个阵营针锋相对,展开了一场“兰亭序”真伪的论辩。双方论战集中在两个方面:《兰亭序》文章真伪和墨迹真伪。
这场笔墨官司,至此正式展开,这场文人间的笔墨官司,一时间可谓是赚足了围观群众的眼球,本篇为上篇,对于文章真伪,他们为何产生质疑与交锋?论据和论断又从何处来?
▌备注:
① 高二适此文初被报社拒绝刊登,在得到毛泽东“笔墨官司,有比无好”最高指示下才得以发表。
② 启功在2004年其自述中表示此文是在压力下不得已而写,并非本意,并拒绝将其编入自己的文选。
③ 于硕是郭沫若夫人于立群的笔名,也是当时的书法家。
④ 郭沫若此文发表后,上述论战18篇文章被编写成《兰亭论辩》一书在1973年出版。
⑤ 高二适此文完成后未能获得发表,直到其去世后1982年才得以在《书法研究》上发表。
为更好理解,先厘清一个概念。目前存世《兰亭序》全文最早出现在唐代编撰《晋书——王羲之传》中;此之前,南朝梁刘孝标注《世说新语》时曾记载王羲之一篇《临河序》,与存世《兰亭序》全文相比,两文内容各有删减、增添的情况(见表格2)。
▌反方选手观点:存世《兰亭序》文章是后世伪造
郭沫若
郭沫若:南朝梁太子萧统编撰的诗文总集《文选》中未收入《兰亭序》;《世说新语》注引时名为《临河序》, 今无此题目。
唐朝以后与南朝梁以前《兰亭序》并非同一版本,《世说新语》注中《临河序》比存世《兰亭序》多出40多字,根据注家有删节无增添之惯例,怀疑存世《兰亭序》为伪造。
存世《兰亭序》比《临河序》多出的一段文字过于悲观,与兰亭聚会欢乐气氛不符,用阶级理论和哲学思想分析,此段文字与“晋人喜述老庄”貌合神离,对王羲之而言更像是“无病呻吟”;《临河序》是仿西晋文学家石崇《金谷诗序》而作,存世《兰亭序》多出的那一段,其实表达的是《金谷诗序》中的情感;唐代刘餗《隋唐嘉话》和刘延之《兰亭记》中记载的“萧翼赚兰亭”和“兰亭殉葬昭陵”,其细节叙述如虚构小说一样离奇,不可信;智永和尚伪造了《兰亭序》,其善写王羲之书法,而且会他做文章,《兰亭序》中部分文字很合乎“禅师”的口吻。
▌郭沫若信札   泰州市高二适纪念馆藏
费在山同志:
查唐人窦蒙注《述书赋》,云:“会稽永兴(欣)寺僧 智永”。恐绍兴之说较有根据。
顺颂百益  郭沫若  一月三日
于立群:唐代欧阳询编撰《艺文类聚》只采录《兰亭序》前半部分,即与被公认为王羲之真作《临河序》接近的一部分;柳公权书写《兰亭诗》时 选录了兰亭聚会者的诗,孙绰的后序,唯独略去了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;怀疑此二人知《兰亭序》是依托,故意如此。
徐森玉:《兰亭序》文中“暮春之初”的“暮”字为俗体字,与《临河序》原著中的正体字“莫”不同,所以有“暮”字的《兰亭序》不是王羲之的原著。
李长路:《临河序》比存世《兰亭序》更为契合《兰亭诗集》中哲学思想;《兰亭序》中的“一死生为虚诞,齐彭殇为妄作”怀疑抄袭另一晋诗人刘琨的诗句。
▌正方观点:存世《兰亭序》文章是王羲之所作
高二适
高二适:当年兰亭雅集,王羲之兴集为文,无须命题。至《世说新语》已确定为王右军《兰亭序》,至南朝梁刘孝标加注,换新题为《临河序》无可厚非。
举例《世说新语》标注中“陆机荐戴渊于赵王伦”(司马伦)与《陆机本集》中相比,标注时有删减、增添之处(按:此处后又被郭沫若驳斥与事实不符,指出其所用文献不明)。
商承祚:自古《兰亭序》就有不同命名,晋人称《临河序》,唐人称《兰亭诗序》《兰亭记》,欧阳修称《修禊序》等,最终才固定下来用“兰亭”二字;。
《晋书·王羲之传》注重序文思想内容,《世说新语》标注注重考据,重实避虚,所以在兰亭序文抄录上取舍不一样,造成两者之间的差异。
《兰亭序》比《临河序》多出的一段其思 想情感符合当时士人的思想,是精华所在,如此文章才气完神足,使《兰亭序》配得上历史文献上的赞誉;王羲之的思想有许多矛盾的地方,这些矛盾反映在《兰亭序》以及诗句的情感变化上;《兰亭序》中出现俗体字,如“暮”作“莫”等很平常,不能用“六书”来要求晋代书法家,他们书写时并不限于任何一种异体字,还会出现错别字;存世《兰亭序》中出现了避讳字,如“览” 作“揽”,“正”作“政”,是王羲之避讳其祖先的原因,恰好说明王羲之原稿就是如此。(编者按:此处待商榷,严格上讲避讳字仅限帝王)
章士钊:兰亭序文中有些意趣衰颓,与王羲之平日气概不合,将《兰亭序》删节后改称《临河序》发表,原稿秘藏,直到唐初才彰显于世,所以梁《世说新语》标注时引用《临河序》。
▌高二适《致章士钊“兰亭论辩”手稿》  泰州市高二适纪念馆藏
孤桐师钧座:
昨奉复一书于虞世南师受智永书事在古今传授笔法一文,蚤有说明。而适哀荒独成疏陋,幸承老人具眼,如不然其影响亦非浅鲜矣。汾阳肆言无忌,南京友人中有寄意东人者,是可耻之一(国人懦弱,今尚畏一种高位人而自卑,不为千秋公论。斯可戒也)。适于此不发则已,一发则不能收。心头热血,举非凡俗,所堪解此,如适读龙门之、杜陵诗,临习王右军,胸中都有一种性灵所云。神交 造化此是也。夫已民为当今国士天下士而厚诬古人,蔑视来者至于此极,适真有创巨痛深之思。兹此只能为公道之。此事如付公表(《人民日报》也有论学术一栏,要得大力才可,愿老人也为书艺一广之)。适恃不会遭到敌阵,可为书林中人伸一口气,不审定何如也。如护龙跳天门,虎卧凤阁。适往于甲寅刊,今于毛选均之皆是也。论政为文作书能为理全势足天骨开张,均可如书手雄强之训耳。公谓何如?
敬放暑安  适再拜  十五日
综上所述,双方论战的焦点是更早出现的《临河序》与后来存世的《兰亭序》在内容上出现了文字增减,而且此部分增减内容是否符合兰亭雅集时的情景、作者心境和其一贯的思想和性格。
将《兰亭序》与《临河序》相比,文字上虽有出入,但前段主体部分文字和内容非常一致,并没有差异;各文献中出现增减情况,可以理解为在不同使用需要下而做出的对原文的筛选;或是正如有人猜测的那样,《兰亭序》为初稿,没有用,被保留下来,《临河序》是定稿,故出现了两个版本,这确实也是有可能的事情。
对于《兰亭序》后半段突然悲伤的文字不符合作者性格和欢乐场景的质疑,试问,我们对于古代人物的理解,通常是根据文献中只言片语的记载,是否就足以认识了他的全部性格和思想?更何况,《兰亭序》是王羲之醉后所写,快乐尽兴之余发出 一些生死无常的感慨,确也是人之常情,这些文字 并无不妥和唐突;而以智永“善右军书”和“会作文”为理由得出智永伪造《兰亭序》,证据或许略不充分。
本文编辑整理自 费海勇《五十年前那场《兰亭序》之辩》一文,因篇幅过大略做删减成上下两篇。本篇为上,原文刊载于2018年《收藏》02月刊。


责任编辑: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