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新闻月刊!

010-52897789

客服工作日 9:00~20:30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中国新闻时政网 >>实时新闻 实时新闻

杜特尔特可能竞选菲律宾副总统?下任总统是她女儿?

浏览: 编辑:中国新闻时政网 时间:2021/7/30 9:35:29
导读:原标题:杜特尔特可能竞选菲律宾副总统?下任总统是她女儿?杜特尔特所执行的一系列政策,菲律宾总体上来说是趋于稳定的。未来是可以期待的。文 | 海上客杜特尔特于任内最后一次发表国情咨文,时间是7月26日。 …
原标题:杜特尔特可能竞选菲律宾副总统?下任总统是她女儿?
杜特尔特所执行的一系列政策,菲律宾总体上来说是趋于稳定的。未来是可以期待的。
文 | 海上客
杜特尔特于任内最后一次发表国情咨文,时间是7月26日。
时隔几天,菲律宾国内仍在热议。毕竟,老杜自2016年6月30日就任菲律宾总统,时光荏苒,不觉已经5年光阴。明年6月,他将卸任。
7月26日,杜特尔特在菲律宾国会发表任内最后一次国情咨文
7月26日,杜特尔特在菲律宾国会发表任内最后一次国情咨文
菲律宾国内舆论,总体上对杜特尔特是肯定的多。譬如《菲律宾星报》(7月28日)还在回味杜特尔特有关国内商业立法,譬如《公共服务法》的言论。
该报援引菲律宾雇主联合会主席塞尔吉奥·奥尔蒂斯·路易斯的说法称:“杜特尔特认可私营企业在应对疫情时的所作所为,特别是商业团体与菲律宾政府之间建立起的伙伴关系,以及2021年所创造的100万个就业岗位。”
杜特尔特任内,菲律宾人对他总体满意度较高
杜特尔特任内,菲律宾人对他总体满意度较高
在海叔看来,杜特尔特执政5年,菲律宾之所以能逐步走上经济发展的正轨,实在是与他在外交上有所作为有关——
他令菲律宾不参与在南海恶搞中国,
他面对美国的压力保持一定的定力,
他不顾美西方一些人的指摘,坚决在菲律宾国内禁毒,
……
如此等等,都让菲律宾逐步拥有了适合发展经济的内外部土壤。尽管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,菲律宾也未能幸免——菲律宾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超过150万,死亡人数超过2.7万人,是东南亚第二严重的疫情暴发国。
然而,因为杜特尔特所执行的一系列政策,菲律宾总体上来说是趋于稳定的。未来是可以期待的。
菲律宾国会议员们在听取杜特尔特发表国情咨文
菲律宾国会议员们在听取杜特尔特发表国情咨文
然而,正是这时候,杜特尔特即将卸任。
无论菲律宾国内还是国外,不少人不禁会想到,在杜特尔特担任菲律宾总理之前,他的前任阿基诺三世,被人利用,鼓捣所谓的“南海仲裁”,与中国为敌,弄的菲律宾自身鸡犬不宁。如果杜特尔特卸任以后,他的继任者走阿基诺三世的路子,菲律宾将会向何处去?好不容易稳下来的中菲关系又会如何改变呢?
今年6月24日去世的阿基诺三世,享年61岁
今年6月24日去世的阿基诺三世,享年61岁
杜特尔特最后一次发表国情咨文时,实则已经部分回答了菲律宾向何处去的问题。他给菲律宾或者说给他的后任做了一道选择题。在海叔理解,就是二选一:A,与中国开战;B,继续执行杜特尔特路线。
菲律宾通讯社:菲政府坐等杜特尔特任内最后一次国情咨文
菲律宾通讯社:菲政府坐等杜特尔特任内最后一次国情咨文
杜特尔特解释称,如果选择与中国开战,“那我告诉你,哪怕在巴拉望省的海岸,在菲律宾军机起飞之前,中国的导弹大约5到10分钟就会到那里。如果我们去打仗,将会遇到一场‘屠杀’。我们目前没有能力与对方抗衡。”杜特尔特说。
那么,在菲律宾国内的视角来看,杜特尔特是不是患有“恐中症”呢?
并不是。某种程度上说,菲律宾人是恐美。杜特尔特也解释了——
菲律宾确实与美国有《菲美共同防御条约》,“但美国要参战,他们还得经过美国国会的授权。”杜特尔特说。
布林肯
布林肯
海叔注意到,7月12日,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还真就南海仲裁案所谓“裁决”出台五周年发表过声明,扬言中国和菲律宾“受该仲裁裁决约束”,任何在南海针对菲武装部队、公务船舶以及飞行器的攻击都将触发《美菲共同防御条约》。
中方当然认为这张“裁决”是废纸一张。毕竟中国不接受,也不参与这一非法仲裁庭的仲裁。
如今,杜特尔特在发表国情咨文时也是这么说的:“我们无法强迫中国承认有利于菲律宾的裁决。”
撇下裁决不提,单说美国是否会拿着《美菲共同防御条约》和中国打仗,杜特尔特已经相当清楚明白的回答了——不!
看来,老杜也把美国人看得透透的了。
2019年美菲澳“肩并肩”联合军演
2019年美菲澳“肩并肩”联合军演
尽管在杜特尔特任菲律宾总统的这五年来,美国和菲律宾的联合军演规模并没有缩小,甚至有的军演规模一步步扩大,譬如2019年美、菲、澳大利亚三国“肩并肩”联合军演,菲律宾出动了4000名士兵,美军出动3500名士兵,澳大利亚则出动50名士兵。总体上说,这是场大型演习了。
2020年9月,美国海军“里根”号航母战斗群还曾会同美国空军、海军陆战队和陆军派出的1.1万名官兵和100架飞机,在菲律宾海域进行“坚强盾牌2020”演习。
可杜特尔特却并不拿这些当做与中方进行无理较劲的资本。当然,他也认为,菲律宾不该放弃南海,而应该在“合作伙伴”身上做更多事情。至于谁是合作伙伴?当然是中国和南海周边国家。
路透社的报道是如此评价杜特尔特的:“现年76岁的杜特尔特没有资格连任菲律宾总统,但他暗示,自己有可能会去出面竞选菲律宾副总统。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杜特尔特心中一定对菲律宾仍有长期规划。
CNN: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称正在“认真考虑”竞选副总统
此前,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在报道杜特尔特可能竞选菲律宾副总统时,认为杜特尔特的想法,是他自己的一种情感流露。
根据菲律宾法律,总统、副总统的选举是分别投票产生的。这两个职位的当选人是有可能来自两个政治阵营的。也就是说,哪怕杜特尔特未来当选菲律宾副总统,他也未必能够左右政局。由此,CNN得出了杜特尔特是出于情感流露而表示愿意竞选副总统。
2017年,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春舰赴菲律宾访问,杜特尔特女儿莎拉登舰参观
2017年,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春舰赴菲律宾访问,杜特尔特女儿莎拉登舰参观
然而,海叔要说,杜特尔特竞选副总统的想法,或许与他的女儿可能成为下届菲律宾总统有关。
莎拉如今是菲律宾达沃市市长。今年六七月间的一项民调数据显示,在明年的菲律宾大选中,有28%的菲律宾成年人愿意投票让莎拉担任本国总统。同时,18%的菲律宾人愿意投票让现任总统杜特尔特担任副总统。
菲律宾拉普勒新闻网报道截图:民调显示,杜特尔特父女联手成为菲律宾领导人的可能很大
菲律宾拉普勒新闻网报道截图:民调显示,杜特尔特父女联手成为菲律宾领导人的可能很大
倘是如此,则杜特尔特的一番看起来有长久打算的谋划,在发表国情咨文时显露出来,也就有所指了。
让我们拭目以待,看看菲律宾明年的大选,是否选得出女儿任总统、父亲任副总统的这么一个组合吧。
责任编辑:武晓东 SN241


责任编辑:
分享: